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朝为田舍郎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后发制人
  古今攻城无非几种固定的方法,一是架云梯强攻,基本等于用人命去填,二是撞城门,填护城河,三是挖壕沟地道,从地道入城。

  还有一种是长期围困,围到城中军民粮草耗尽,斗志全失,不得不开城投降。当然,也有一些缺德的法子,比如用投石机空投传染病而死的尸体,空投油罐放火烧城等等。

  然而这些法子对洛阳城都不实用,一位聪明的守将能完美地杜绝所有的攻城计谋,更何况顾青麾下的兵马并不多,五万人是他所有的家底,他也不愿意拿这些家底去换一座不知被叛军糟蹋成什么样子的城池。

  “先不攻城,全军明日拔营,行军至洛阳北城门外二十里扎营,首先截断叛军南北粮道,以及黄河漕运粮道,然后……咱们就耗着吧,高尚若无反应,安禄山一定会有反应的。”顾青坐在帅帐内懒懒地吩咐道。

  常忠不解地道:“咱们……什么都不干?”

  “当然还是要做点什么的,斥候多放些出去,多注意洛阳城和黄河北岸的动静,西面也要密切监视安禄山的举动,另外派后军粮官去附近州县收购粮食,无论如何,咱们的将士不能饿着。”

  “洛阳城不攻了?”

  顾青悠悠道:“城高墙坚,我打不过高尚……”

  顾青说这话完全没在乎一军主帅的面子,也丝毫不觉得这话说出来会不会羞耻。

  众将愕然,接着沉默。

  话是没错,可说得太直白了,你可以不要面子,咱们安西军将士要面子啊。

  见常忠似乎要说什么,顾青又接着道:“也不能撤,陛下虽说过不可为允许咱们撤回,而且咱们也歼敌了八千人,算是有了交代,但还是不能撤,太敷衍了。”

  “所以,咱们就跟洛阳叛军耗着?”

  顾青想了想,道:“准确的说,是咱们跟洛阳叛军互相僵持不下,各有攻守,陛下的旨意总不能潦草对付吧,再耗些日子,说不定有转机。”

  众将无奈接受,然后告退。

  帅帐内只剩下顾青和段无忌,段无忌眉头紧锁,轻声道:“侯爷对洛阳城围而不攻,不仅仅是为了保存安西军将士的性命吧?”

  顾青笑了:“你觉得呢?”

  “学生以为,侯爷应有别的考虑……”

  “什么考虑?”

  “侯爷如今的目光应该不在洛阳,而在长安和潼关。您在等长安和潼关的消息,等安禄山攻陷潼关,兵临长安之后,侯爷才会有所动作。”

  顾青朝他投去欣赏的一瞥:“你果真有几分谋士的样子了,比当初刚来安西时强了很多。”

  段无忌笑道:“或有寸进,也都是在侯爷身边学到的,这几年在侯爷身边,学生受益不浅。”

  “没错,我在等长安和潼关的消息,朝廷防守成功或失败,每一种结果都直接影响我下一步的动作……”顾青目光深邃地望向远方,轻轻地道:“大唐真正的战场并不在洛阳,而在长安,乱世已临,我们要在乱世里活下去,就不能随便损耗实力,也不能随便让人看出自己的底细……”

  顾青看着段无忌,笑道:“我突然想起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一个铁笼子里关着十个死囚,当官的说,你们十个人互相搏斗,生死不论,最后一个活着走出笼子的,便可赦免死罪,重获自由,你猜猜最后一个走出来的应该是什么人?”

  段无忌想了想,道:“学生以为,是搏斗前期一直避战观战的人,等到大家耗尽了体力,分出了生死,打得筋疲力尽了,他再出手将活着的人一个个杀掉。”

  顾青点头赞道:“没错,不过他也许还会佯装与人搏斗,但一直保留真正的实力,等到大家都筋疲力尽之时,他才会使上杀招与最强的人拼命,不一定会活着,但他谋划的做法却是存活率最高的。”

  接着顾青又问道:“如果大唐是一座铁笼子,安西军如今在做什么?”

  段无忌露出钦佩之色,道:“安西军也在避战观战,或者说佯装攻打洛阳城,所以侯爷才会做出围而不攻的决定,您在等安禄山,长安朝廷和各地军镇节度使的兵马互相搏斗,等大家都打到筋疲力尽。”

  顾青笑道:“乱世不讲礼法律条,甚至连皇权都不怎么管用,讲的是拳头和力气,没到图穷匕见之时,不要随便出拳,更不要轻易将力气用光了,留着杀招对付最强的敌人,争斗之后,谁活到最后,谁就是咱们的敌人,把这个敌人干掉,咱们就能活着走出笼子了。”

  “侯爷,若长安已破,天子出逃避难,咱们安西军如何处之?”

  顾青淡淡地道:“奉旨平叛,为天子荡涤天下。”

  段无忌若有深意地看着他:“然后呢?”

  顾青正色道:“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段无忌眨眼:“好句子!侯爷文采绝世,不过……这真是侯爷的想法?”

  顾青也眨眼,笑道:“翅膀没硬之前,必须这么说。”

  …………

  下午时分,安西军拔营往北,在洛阳城外北面二十里的平原上扎营。

  这个动作令洛阳城叛军守将勃然大怒,安西军此举等于掐断了叛军的南北联系,叛军主力的粮草必须从北方运来南方,而洛阳是粮草的中转战,安西军截断南北,等于断了安禄山叛军主力的粮草。

  叛军守将高尚若要改变这种不利的局面,必须派兵出城,在平原上打败安西军,才能恢复南北粮道的畅通。

  而驻守洛阳城的叛军如今才一万多人,与安西军的五万兵马相比,根本不可能在平原正面决战。

  顾青的一个决定,令双方攻防易位,不知不觉间,顾青已掌握了主动权。

  既然攻城是下策,那么就逼得敌人放弃守城,不得不出城与他平原交战。

  安西军北面扎营后,洛阳城内斥候频出,不停在安西军大营四周窥探,然而安西军的斥候也不是吃素的,双方遭遇后再次交战,各有胜负。

  高尚还派了一支五千人左右的兵马出城,试图引诱安西军出营,结果失败了。安西军不为所动,斥候严密监视的同时,安西军大营却纹丝不动,任何试图吸引安西军出营的伎俩都无效。

  第二天,高尚调来了城内的投石机,本打算向安西军大营投射油罐,试图火烧大营,被安西军斥候提前发现,这一次安西军终于出营,沈田领五千兵马将叛军截击在半路上,一阵厮杀后,沈田所部完胜而归,投石机亦成了安西军的战利品。

  进攻和防守皆滴水不漏,高尚终于无奈了,不知安西军主帅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物,听说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指挥能力却如同在战场上浸淫了几十年的老将,找不到任何破绽,偏偏这个年轻人一出手便准确地拿捏住了他的命门。

  叛军的粮道若继续断下去,恐怕安禄山会要他的命了。

  于是,安西军北面扎营的第四天,一骑快马从西门出城,直奔潼关而去,向叛军主力求援。

  与此同时,顾青派出了常忠,领一万骑兵渡过黄河,驻扎在黄河北岸,并派出斥候刺探叛军粮草运输的动向。

  五日后,常忠所部兵马在得到斥候情报后,截获了首批叛军粮草,押运粮草的叛军只有一千人以及数千民夫,常忠所部将叛军全歼,民夫放归,战后清点粮草,竟有五千多石,这些粮草自然毫无争议的纳入安西军囊中。

  每个人长大后都会活成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模样。

  顾青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成了靠山吃山以剪径劫掠为生的山匪好汉,或许这就是人生成熟后该有的样子吧。

  …………

  潼关,叛军大营。

  攻打潼关已整整十日,这十日里攻守双方胶着,十五万叛军悍不畏死地攻打关隘,然而潼关的守军也非常顽强,好几次叛军已攀上了城头,仍被守军拼死相搏,与叛军舍生厮杀,这才将叛军赶下城头,险而又险地守住了潼关。

  战况陷入僵持,叛军固然是精锐边军,但城头守将高仙芝和封常清也是当世名将,在潼关的城楼上指挥若定,叛军一时竟无法突入,险峻的关隘下方只剩下堆积如山的叛军尸首。

  安禄山暴跳如雷,由于身体脓疮发作,痛得钻心,而战事却越来越不顺利,安禄山这些日子脾气愈发暴躁,安禄山暴躁起来尤喜打人,这几日麾下的谋士严庄,二子安庆绪,部将史思明等,都被他亲手狠狠鞭笞过,被打者敢怒不敢言,只好忍气吞声。

  今日进攻潼关仍不顺利,夜幕降临,史思明大帐内灯火通明。

  帐内今夜有上宾,是一个近三十岁的青年,史思明躬身作陪,下首却坐着冯羽,从冯羽恭敬的坐姿来看,显然今夜的宾客身份不低。

  宾客的身份确实不低,他是安禄山的次子安庆绪,安禄山起兵时没顾得上在长安当官的长子安庆宗,被李隆基盛怒之下一刀剁了,摊上这么一个实力坑娃的老爹,安庆宗死得并不安详,人在棺材里估计情绪都不稳定。

  长子死了,安禄山若攻下大唐江山,不出意外的话,将来继承安禄山位置的便是眼前这位次子,安庆绪。
    
    贼眉鼠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xt22.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