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丑女要升仙 > 第一百八十八章大结局
    凤凰听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xt22.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桀桀,好浓郁的怨恨力啊。”“韩束”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双突地通红的眼眸盯着自己的大掌,邪邪一笑。

    然,他的掌心逐渐汇聚起一团黑气,萦绕在他的四周,甚是诡异。

    “冷家,呵呵……”

    只听他冷冷地怪叫一声,大手一挥,整个人已消失不见。

    天,变得灰蒙一片,层层乌云遮挡了所有光华,隐隐有种要末日的感觉。

    此刻,冷云与魔芋正与冷父冷母往自家赶回,本以为这件事情已经完全解决,却不曾想,现此“韩束”非彼“韩束”也。

    ……

    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撒下淡淡的金光,地上疏影密布,一缕暖流在空气中流动,令人心旷神怡。

    一个女子站在院子前,伸手把玩着悬挂于房梁上的一串风铃,一身素白的流仙裙轻轻飘扬,三千墨发长至腰间,白皙的脸蛋上扬起一抹笑容,甚是倾城。

    “芋儿。”这时,一道呼唤声传来。

    “伯母。”女子转身望去,只见一个身着浅色裹裙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

    没错,两人正是魔芋和冷母,距那天过后,已有一个月了,冷母的伤也痊愈,没有留下任何病根,可谓是身子骨好。

    “还叫伯母?”冷母走至她的面前,颇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闻言,魔芋的脸蛋霎时一红,像个红彤彤的苹果一般,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她眨着一双大眼睛,害羞地低下头,小声地说:“娘……”

    她的声音不算很大,冷母却是听得一清二楚,不禁眉开眼笑,拉起魔芋的小手轻轻拍了几下,“这才对嘛。”

    见状,魔芋的脸更红了,嘴边也绽开一抹欢喜的笑容,这感觉真好。

    她打小就没有母亲,不懂人世间的亲情为何物,如今她的未来相公的母亲待她如亲女儿一般,这叫她如何不喜?

    再过三天天,便是她与冷云的婚宴了,到时她便不再是一人,也有亲人了!

    冷母看着魔芋,眼底不动声色地闪过一抹光芒,笑着说道:“芋儿,来,娘亲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说罢,她拉着魔芋就离开了院子,朝自己的屋里走去。

    一进屋,冷母便遣退了丫鬟们,示意魔芋关上门,自己就走到床头边,伸手在墙边一按,灰白的墙壁立即现出了一方暗格。

    她伸手进去,拿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黑色匣子,来到茶桌边放下,打开。

    魔芋探头看去,只见一条古朴项链搁在里面,中间的一颗火红色卵石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仔细一看,卵石内有着许多不规则的金丝,萦绕成一只凤凰的形状,翱翔于空的姿态甚是栩栩如生,别致至极。

    见此,魔芋的眸光深了几分,她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它了。

    冷母拿出古链,一边帮魔芋戴上,一边温和说道:“孩子,这是凤链,是娘亲送给你的入门礼,可要戴好了。”

    闻言,魔芋的神色变了变,体内却涌起一股暖流,早听说冷府珍宝何其多,没想到冷母会送给她府中最贵重的东西,也就是冷家的传家之宝——千凤朴素古链。

    其实,千凤古链也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一条古链与它是一双,那便是——逆龙朴素古链,估计现戴在冷云的身上。

    “谢谢娘亲。”魔芋感动一笑,毕竟这可是凤链,价值连城,是他人费尽心思想得到的宝贝,如今冷母却送至给她,那是托付着多大的祝福?

    “乖。”冷母伸手摸了摸她的柔发。

    看着魔芋,冷母的眼光越发越温柔,很快,她便成为自个的儿媳了,是他们冷家的一份子了,怎能不让人喜爱?

    魔芋也回以一抹灿漫的笑容,霎时盖去世间之美,唯留风华。

    可她们不曾想,此刻却是最后一个暖人心脾的笑容了……

    ……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本是个良好的吉日,天空却蒙上一层灰色轻纱,隐隐有股黑流在厚厚的云层中翻涌,蠢蠢欲动。

    天虽灰暗,并不扰乱他们的婚礼行程,冷府仍是一片喜气洋洋,到处挂个鲜红的绸缎,甚是喜气。

    “小姐,天黑了,看来是雨神眷顾咱们冷家啊!”

    新房里,绸缎飘飞,妖艳的大红渲染了整个房间,莫名充斥着一种血光气息。

    一个身着青绿色环裙的丫鬟开门而进,看着坐在铜镜前的那抹艳红,稚嫩的声音夹杂着喜悦之色。

    “是吗?”淡淡的轻笑转响,魔芋放下手中的朱砂纸,一个旋身站了起来,绝美的小脸昂起,望着外面的一片灰黑,眸底闪过一抹怪异的情愫。

    一身大红喜服,头戴金冠,宛若女王一般,周身散发着不怒自威的气息,令人忍不住俯首仰望。

    “是的。”小丫鬟开心地说道,因为这方地区信奉雨神,天黑即是下雨的征兆,所以每个人才不会认为这很晦气。

    可,那真的就是下雨了吗?

    魔芋的嘴角缓缓勾起,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那可不是雨……

    不过,只要不伤及到冷府上下所有佣人,以及她最看重的人,那可以不用在意。

    不然,不管是何方神圣,扰了她的事,那可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这时,一道温柔的声音悠转而来,“芋儿,吉时已到,你好了吗?”

    听到冷母的声音,魔芋瞬间收掉冷色,换上甜美的笑容,回道:“这就好。”

    接着,素手一扬,艳红头饰绸缎便来到手中,微微一甩,静静地盖在了她的头上,掩住了所有绝美风华。

    见状,小丫鬟的脸上扬起一阵倾慕之色,小姐真厉害!

    想着,她赶紧过去,扶住魔芋的手,跟着冷母,慢慢地带她往中厅走去。

    不过一会儿,魔芋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中厅,耳边炸响着欢喜的话语:

    “小姐终于嫁给少爷了,好开心!”

    “少爷好帅啊,跟小姐看起来好般配啊!”

    “那肯定的,少爷和小姐可是天生一对,绝美一双呢!”

    ……

    听着冷府所有佣人的话音,魔芋不禁勾起一抹笑容,她终于可以嫁给他了,这感觉真好。

    由于冷氏是隐族,非本族人不能进入,所以这场婚礼也只有冷家人,没有任何恭维之声,只有真挚的祝福,倒也不错。

    “芋儿……”耳边响起那个底醇而温柔的声音,魔芋只觉脸上一热,心脏加速的跳动着,害羞地低下头。

    可她却不知,站在她身前的冷云,也跟她一样,脸上浮起一抹红晕,心中滚烫。

    他终于,可以与她携手,白头到老了。

    他们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为了今天不知度过了多少难关,如今,事已成,他忍不住欢喜万分。

    曾经的海誓山盟,他终是实现了。

    看着魔芋,他就止不住的柔软,真想赶紧拜完堂,与她共度春宵。

    如果魔芋知道冷云的想法,定是脸羞得红润无比,一把拍过去,叫骂坏蛋。

    见礼官迟迟不说话,冷云正想伸手握住眼前人的小手,却被一个坏坏的叫声打断:“吉时到,请新娘新郎就位,进行三叩敬茶。”

    闻言,冷云狠狠地斜了礼官一眼,那人却毫不在意,对上他的眸光,眼底尽是戏谑之色。

    冷云瞪了他一眼,伸手扶着魔芋转身,面向已经坐上主位的冷父冷母,他们正满脸柔色地看着两人。

    眼底尽是欣慰之色。他们的孩子终是长大了,已经娶妻了,想必不用多久他们就能抱孙子了。

    “一拜天地。”冷云与魔芋微微弯腰拜下。

    “二拜高堂。”转身拜天地。

    “夫妻对拜。”两人各自转身,向对方拜去。

    礼官一脸笑意地看着两人,大声叫到:“请新郎官为新娘子揭盖头。”

    冷云定定地看着魔芋,伸手缓缓揭开她的红盖头,看着她的美丽容颜,心跳漏了一拍,呼吸不禁急促起来。

    众佣人见状,纷纷探头探脑地,只为一睹未来夫人得美颜,结果便是一阵惊艳。

    魔芋含羞低头,脸上浮起淡淡红晕,衬得她整个人娇艳欲滴,甚是诱人。

    冷云不禁看呆,手中微颤,正要伸手抚向魔芋的脸蛋,又是被一个欠揍的声音给打断。“咳咳,新郎官,要敬茶了。”

    冷云莫名火大起来,看着礼官的眼神都要喷火了,惹得魔芋一阵轻笑。

    礼官得意地看着他,挑衅地弄了个鬼脸,有本事你来打我啊……

    众佣人见自家少爷和礼官“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身子忍不住打颤起来,少爷,你可不要为了二少爷抛弃小姐,当个断袖啊!

    如果冷云知道他们的想法,定会罚他们抄一百遍经书,直到脑中没有污念才能出来!

    冷云忍住心中的愤怒,转身拿到丫鬟递来的茶水,敬到:“爹娘,请喝茶。”

    冷父冷母接过茶水,喝了下去,一脸和蔼地看着冷云。

    冷云往后退了几步,到了魔芋敬茶了,她正要拿过茶水,一道冷光闪现,震得她身子往后退,直直撞向冷云的怀里。

    接着,一道阴冷的声音破空而来:“桀桀,冷云,我来给你送大礼了。”

    声音一落,一片黑烟萦绕于佣人们的周身,接着便是一道道痛苦的尖叫声,血光四溅。

    “啊……”

    冷云见状一阵心惊,赶紧甩手护下佣人们,仍是损失了一大半人,黑烟散去,地上尽是血肉横飞。

    魔芋一见,小脸瞬间煞白起来,众人也如她一般,心惊不已。

    “是谁,给我出来!”心中翻涌起一股怒意,魔芋对着空中斥道。

    “桀桀,真是贵人多忘事呢,魔芋。”一道身影自黑烟里现了出来。

    一看,魔芋等四人纷纷震惊,韩束,他怎么还活着!

    没错,来着便是“韩束”,满脸狰狞,正仇视着冷云,恨不得要杀了他一般。

    “你还没死!”魔芋冷冷地斜了“韩束”一眼,眼底尽是不甘心,从冷云怀里起来,手划一线,一把金色弓箭现出,散发着火光。

    手一拉,金箭萦绕起一股白光,魔芋用了百分之百的威能倾注于此,想直接把眼前这个该死的男人灭了,直至灰飞烟灭!

    “桀桀……”“韩束”并不把她放在眼里,手一挥,凝聚起一团比人大的黑球,作势要把它推出去。

    “去死吧!”魔芋大吼,金箭以光速向“韩束”射去,“韩束”也把手中的黑球推了出来。

    一黑一金相互摩擦,互不相让,可没过一会,黑球以肉眼可见把金箭吞噬了,直直往魔芋冷云等人撞去。

    见状,冷云急忙划出一道保护罩,抵挡住黑球。却不曾想,此刻的“韩束”可不是他的力量能比的,一下子,黑球撞破保护罩,一股劲儿把众人掀翻于地,口吐血花。

    “该死,怎么会这么强。”魔芋倒在地上,嘴中的鲜血滴入红衣,显得越发红冶。

    “芋儿,送大家离开,我帮你拖时间。”冷云目光慎重地盯着“韩束”,小声的对一旁的魔芋说,魔芋直接点头。

    他们不怕韩信,但是大家都在,他们不能完全放开,先离开再说,这样也不会像当初一样,又死了所有人。

    两人一决定好,同时站起身来,升起周身力量,以作准备。

    “韩束,你的对手是我,接招。”冷云大手一划,妖皇剑现了出来,剑身萦绕着紫光,散发着妖冶的气息,带着冰冷的凉意,甚是阴冷。

    冷云威能一发,覆盖整把剑,直直飞向“韩束”,朝他狠狠地劈去。“韩束”一一接招。

    魔芋见状,赶紧用剩余的威能,散发成一道道白光,涌向冷父冷母等人,接着,他们的身影直接消失。

    魔芋终是撑不住,倒了下来,隐隐中,她听到了冷母对她的呼唤:“芋儿……”

    几招对战下来,冷云显得有些吃力,“韩束”仍是处于玩乐状态,他终是忍不住,一把撞开冷云,冷冷一笑。

    “冷云,你也该去死了!”“韩束”大声一吼,周身翻涌起一片黑烟,迅速凝聚成一股球儿,力量甚是厉害。

    接着,他毫不犹豫地把黑球向冷云推了出去。

    见此,魔芋大叫,纵身一跃。

    冷云本以为自己会被吞噬,结果他看到了魔芋一身挡在他跟前,在他的注视下,被黑球吞噬,直接烟消云散!

    冷云震惊了,突地满脸狰狞起来,眼露凶色,身体内骤然聚起一团金光,直直照耀了整片天地。

    “啊——”

    “韩束”见金光吞噬了自己,惊恐地大叫:“怎么会这样,我不甘心……”

    ……

    自那天起,天地只有一片死寂,除了黑夜不再出现过白天。

    魔芋灰飞烟灭后,众人魂不守舍宛若死人,冷云更是如此,直接殉情。

    芋儿,我们来生再做夫妻……

    (全书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