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爱君如梦之腹黑女在古代 > 夏花开尽灿烂时(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xt22.net
    回忆有的时候纷至沓来,恍惚中还觉得自己是那个瘦小虚弱的孩子,可姐姐却已经嫁给了祁阳成为他的妻子,他的皇后了。

    最后为什么会成为这个样子的呢?我曾经这样问着苍天,问着大地,问着张晨,问着我自己。姐姐,为什么会嫁给他呢?

    张晨苦笑着将我望着,彼时我还是个没有及冠的孩子:“因为,你姐姐,爱上了他。”

    什么是爱。我将张晨给问倒了,他只是微笑着将我望着,我却以为他在哭泣着。

    姐姐被祁阳的什么太子妃给送到了皇宫里面去,生死不明的消失了一年的时间,张晨愁白了头发寻找着姐姐,即使闯到了皇宫里面去受了伤,他也是不在乎的。

    他说,他只要知道冬儿活着的消息就好。

    张晨是这样的痴心痴情,可是姐姐却从来不曾回过头去瞧瞧他的心。

    我很为张晨的痴情抱不平,蓝迦嬷嬷总是叹息的对我说:“感情这种事情是说不清楚明白的,只有你的姐姐自己心里面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蓝迦嬷嬷的话很是经典,看透人世间百态的她常常会说些明白易懂的真理,然后我奉行着她的理念跟想法,在世间无往不利。

    时间渐渐流逝着,就在我以为姐姐在进皇宫之初已经被皇上给杀害了的时候,蓝迦嬷嬷从宫中找到了消息,证明姐姐如今在三公主尔岚的清心宫里面带发修行,名号半梦。

    知道了姐姐的消息就像是给张晨吃了一颗定心丸,他急忙的找到了祁阳,求他救一救姐姐,祁阳只是沉着脸跟张晨说了几句话,两个人便一同离开了。

    那个时候正是禹都王禹都王祁勐造反围城的第三天,我偷偷的随着张大哥的队伍混出了城去,马队中间的马车处处都透露着富贵,我只当马车里坐的是那个什么禹都王的娘娘母亲之类的人,我完全没有意料到,里面坐的会是姐姐。

    姐姐为什么会认识禹都王祁勐,为什么张晨要射杀了那个祁勐,他们说他是反王,可姐姐为什么会抱着他哭的那样凄惨,那样无助,好像失去了一个最珍贵的东西。

    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去问蓝迦嬷嬷,可蓝迦嬷嬷告诉我,因为姐姐心中有这个人。

    听见了蓝迦嬷嬷的解释之后,我气不打一处来,想着为姐姐出生入死的张晨张大哥不去哭,反倒是为了一个反王哭成这个模样,都晕倒在了战场上,她连孰轻孰重,孰亲孰疏都忘记了,难不成这一年的时间里都不给我捎来个口讯,告诉我她还活着的消息。

    对姐姐的不理解一直持续着张晨满身鲜血的回到我的面前,他呆愣的坐在月光里,灰白的脸上有一双藏着深深绝望的眼眸。

    他的这个样子吓到我了,我上前蹲在了他的面前问他,是不是姐姐出了什么事情?

    只有姐姐才会让他这个样子的。

    还记得姐姐在禹都城被人从他的手里抢过去的事情给他深深的打击,这也是后来他参军成为祁阳身边最得力的将军的原因所在。

    只要是姐姐的事情,他都是那样的在乎,比自己的命都要在乎着。

    月光里的张晨呆着眼眸瞧了瞧我,缓缓说道:“任夏,你姐姐,你姐姐快死了。是我害死她的。”

    我愕然的站了起身子:“你在说什么,我姐姐怎么可能会是死啊?我昨儿在城外瞧着她还是生龙活虎的在那边哭呢,怎么就会死了呢?”

    张晨却是不瞧我,只是望着自己满是伤痕的手说道:“是我害死了她,是我害死了冬儿。我对不起冬儿,我对不起妹妹,我对不起母亲,我对不起任何人。”

    我望着他崩溃了的样子,只当姐姐已经病入膏肓了,忙转身想要往宫里面闯,蓝迦嬷嬷将我拦在了太子府门口。

    她蹙眉望着火急火燎的我说道:“昨儿城外打仗,你说出去瞧瞧见见世面,如今外面没有仗打了,你干什么去?”

    我试图推开执拗的她说道:“姐姐要不行了,我要去瞧瞧她去!”

    蓝迦嬷嬷面无表情的将我推了回来:“就算冬儿不行快死了,你去瞧了管什么用?再者说了,你姐姐还没有死,只不过是昏迷了而已。没事,不用担心,她什么没有见识过了,还差这一次吗?”

    我被蓝迦嬷嬷带回了斜晖堂里,焦急上火的瞧着毫不担心的蓝迦嬷嬷,便觉得这其中定是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便转身去问她。她淡定的笑笑,表示自己当真知道。

    蓝迦嬷嬷说:“你那张大哥害死了禹都王,只怕冬儿一时半会儿的是不会原谅了他的。你呀,你也就不用担心了,冬儿冰雪聪明,等她过些时候想明白了,也就不会觉得伤心了,到时候又会跟你那张大哥好的跟一个人儿似的。”

    我被震惊了:“嬷嬷,你是说,我姐姐喜欢禹都王?那咱们的太子爷呢?”

    蓝迦嬷嬷喝了口水说道:“你姐姐喜欢谁,我是不知道,但是我确实是知道,禹都王是喜欢着你姐姐的。”

    那个时候我不曾想到,祁勐的死在姐姐心中会留下那样深深的遗憾和自责内疚,等到我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住在了菩提寺的后院里,而我就要随着张晨去战场了。

    三年的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可是它将我铸就成了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在战场上磨破滚打中,我瞧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掉,而没有死掉的人又都追随着张晨上了战场,为了能够生存下来,只有不断的杀人,杀死那些来犯的敌人。

    姐姐在大孝三年之后嫁给了祁阳。等到这件消息从京城里面传过来的时候,张晨正在给众人示范射箭的基本要点,听见的瞬间脸色苍白了,颤抖的手将弓箭缓缓放下,历来空无虚发的他偏了方向失了手。

    我很为张晨不值,不明白姐姐为什么会喜欢上祁阳那种阴沉的怪物。直到我亲眼见到姐姐抱着五个月大的肚子站在阳光下满脸幸福的望着祁阳,阳光肆无忌惮的倾洒在了姐姐的笑容上时,我恍惚中顿悟了。

    没有人可以为另外一个人决定什么事情,因为没有人可以支配控制着另外一个人的心。

    祁阳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姐姐推上皇后之位的,这是后来张晨告诉我的。张晨说,祁阳甚至为了能够跟姐姐在一起,甚至愿意放弃将杨廷和赶出朝廷的机会,放弃了把握朝政的最好时机。他说,如果换了是他,他就不会有这样的魄力去做这件事情。

    可是我知道,若他真的是祁阳,他会带着姐姐离开这里,什么帝王富贵,什么权势地位,他都会义无反顾的舍弃,带着姐姐去一处安静的世外桃源里生活。因为他知道,姐姐想要的并不是这些。

    后来发生了很多的变故,姐姐的孩子被杨廷和的女儿杨凡嫣给弄死了,皇上就将秦洛媛的儿子元恪给了姐姐,姐姐很喜欢元恪,让元恪指着我叫小舅舅。我知道,姐姐这是将张晨当做是元恪的舅舅了。

    元恪长大之后很喜欢张晨,随在他的身后稚嫩着嗓音唤着舅舅。可张晨想做的并不是姐姐儿子的舅舅,而是姐姐儿子的父亲。

    祁阳终于怀疑了姐姐对张晨的心,多番试探之下,张晨决定迎娶了一个叫做吴秋儿的女人,据说她是姐姐的姐姐。一个冰冰冷,高傲到自大的女人。

    张晨的婚后生活并不如意,他常年领兵在外,嫂子便一个人守着一个家多年。我很是佩服嫂子的痴心和等待。

    可我不知道这样的等待到底值不值当。嫂子在等待多年之后,终于等到了张晨被祁阳给下诏回到京城去了。

    我们所有人都知道,酆嵌王朝所有的兵力都在张晨的手中,只要张晨振臂一呼,到时候天下众人呼应,瓜分了祁阳的天下也不是一件什么难事。

    然而张晨说,她还在京城。

    我知道,他所说的她不会是那苦守多年活寡的嫂子,而是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皇宫里的姐姐,只有姐姐才会让他这样的牵挂怀念这么多年。

    张晨回去了,然后就离开了这个人世。等到我跟高武两个人跑到张晨的家中时,屋里面已经摆放成灵堂的样子,灵柩就停在我们的面前。

    我们见过了那么多的死人,早就不知道生死悲欢,等到姐姐一身男装出现在了灵堂中,我这才感觉到了姐姐对张晨的情谊。

    姐姐对张晨并非是没有感情的,可是这样的感情被姐姐深深的埋藏在了心底,不敢被轻易的解开,更不敢随便的窥视。因为她爱上了祁阳,所以她小心谨慎的控制着自己的心,控制着自己的感情,直到张晨的死去。

    参加葬礼的文武百官纷纷议论着姐姐的事情,他们说是姐姐将张晨给杀死了,我并不是相信着他们的话,可是三人成虎,我很难不去相信眼前摆放着的事实。

    嫂子撞死在了张晨的灵柩上,那样的痴心绝对,简直就跟张晨对姐姐的心思一样。姐姐张着毫无生气的眼眸被高武的妻子逐月带回了高府,我在灵堂里陪着高武处理张晨跟嫂子的后事,耳边听着姐姐是如何杀害的张晨,心中的怒气便渐渐翻涌上来,再也抑制不住。

    那是我第一次跟姐姐生气,她的毫不在乎刺痛了我的眼,蒙蔽了我的心,让我瞧不清楚她眼底的无助和绝望悲伤。

    高武将我唤到了屋子里狠狠的给了我一手刀,他蹙眉望着我说道:“张大人对娘娘的心意难道你还看不懂吗,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不然娘娘如何能够杀害大人!你个糊涂东西,连你自己的姐姐都信不过了吗?”

    那一刻,我很是惭愧,随着姐姐这么多年,竟然没有一个只跟姐姐有过一面之缘的高武了解她。我想要冲出去跟姐姐道歉,可姐姐已经被逐月给扶到了屋子里,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被祁阳给接回了宫中。

    再见到她,便是八年之后了。我随在元恪的身后离开京城去封地巡视,姐姐一身笨重的朝服站在炽烈的太阳下眺望着我。那一瞬间我恍惚回到了许多年前,我随着张晨出征讨伐匈奴,姐姐站在如今的位置上含笑将我望着,我就跟元恪一个模样,兴奋异常的对着姐姐挥手告别。

    我多想再回到小的时候,多想再吃一口她做的难吃死了的糕点。

    可是,再也不能了。

    元恪好奇着所有的事情,等到他跑到街上遇见了那个算命人,并将他引到了皇陵里面被告知自己并不是姐姐的儿子时,我就陪在他的身边。

    我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直到我站在乾恒宫的寝宫门口将倚在软榻上的姐姐望着,此时的我才明白我自己心中的仇恨是那样的很,自私的想要借助元恪的手为张晨报仇。

    等到我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的时候,姐姐满脸泪痕的对着我吼道:“快离开这里,去云州,去找高武,快去!”

    那一瞬间我忽然明白着,姐姐对我的爱并不比对别人的少,她甚至愿意用她的生命来挽救我的,可我却自私的将她推入更深的地狱里。

    高武被祁阳的圣旨逼迫着自杀了,逐月抱着高武的尸体哭也没有哭,等到送走了高武,我们回转身子想要攻打京城的时候,逐月留下一封给姐姐的信,上吊自杀,随着高武的脚步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再次被震撼了。

    我以为张晨离开了这个世界之后便不会再有深情痴心了,可逐月却让我明白了,所谓的真情真心并不是挂在嘴角上天天说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相恋。

    姐姐是不是也是这样深爱着祁阳的。如果祁阳真的被我给杀死了,姐姐会不会也跟她们一样,自刎身死,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呢?

    祁阳使了奸诈手段将我反包围在京城城下,鲜血染红了护城河,也模糊了我的视线。当箭羽带着凌厉的风射入我的身体时,姐姐的声音响彻了天地,我竭尽全力望着姐姐所在的城楼方向,视线里的姐姐依旧是那样的凄美绝伦。

    姐姐,若有来世,我一定还做你的弟弟,给你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亲情。

    END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